avatar

Catalog
我们一定会在春天再见

  我是个很拖延的人。我自己清楚,8点上课,绝不会在7点45之前出门;室友妹子也知道,因为我总是喊着要早点儿休息,却在十点半临近熄灯的时候才急匆匆地冲进浴室;看到这儿的你或许知道,因为这篇blog的开头标注着它的创建时间是2月12日,而我在3月3日才动笔写了这段开头,什么时候完成还是个未知数。好在我的拖延不是很耽误事儿,我也慢慢接受了它成为我的一个部分。

  《甲方乙方》里面有一句经典台词——1997年过去了,我很怀念它。我不知道怎么去定义“怀念”,如果说过去一年有留下什么值得记住的东西,那我是怀念2019的。但如果给我一个机会,带着现在的记忆再经历一次2019,我一定会拒绝。因为我发现很多痛苦是无法避免的,这些东西不是记住了期末考试的答案就能应付的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没能在这些经历中吸取教训,将来的我还会面对同样的,甚至更加沉重的打击——大概痛苦才是长大的捷径吧。

  我挺记不住事情的,曾经爱玩的梗、看过的电影、朋友们的生日、退课的日期,都是转眼就忘掉。假期整理了手机相册,才把去年大概串了起来。我很想插入大量的照片,但很尴尬的是github服务器响应实在太慢,用本地图片可能文章看完了图还一张没加载出来;用图床虽然快不少,但是不稳定,一言不合就404。加上markdown插入、调整图片也不是太方便,我就尽量少放照片吧~

冬·⛄️

跨年

  到杭州的第一年,就遇到了难得一见的大雪。12月初花妹妹来杭州找我,我们半夜在南山路上给西湖描边,在空无一人的柳浪闻莺跟雷峰塔合影。第二天杭州就飘雪了,那天晚上我们在良渚的大雪里疯狂迷路,眼见积雪一寸一寸变厚,全身都冻僵了才找到回民宿的路。天亮的时候,楼下灌木上的雪已经积了一根食指这么厚,昨天堆的雪人也悄悄膨胀了两个size。

  去年的雪特别有排面,31号那天,又很合时宜地下了一场。我约着那个时候还没男朋友的小居一起跨年,端着大杯花哥站在紫云篮球场上,从七点到十二点,冻满了5个小时。倒数结束的那一刻,礼花的声音响起来,金色的碎屑慢慢从舞台飘到我的头顶,网络一下子卡到连微信都发不出去。我不清楚哪些消息正在争先恐后地被发送出去,可能是跟家人说的新年快乐,可能是跟恋人说的我爱你,可能是一条展望新年的朋友圈。那个时候我还挺茫然的,不愿意接近周围的新同学,不想去适应追求绩点的氛围,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我还没来得及了解和喜欢上这个学校,一年就结束了呀。

❄️❄️❄️❄️

寒假

  放假回到家,银鹤、思恋、宜北町、观山湖公园、半年没见面的同学,又让我找到了熟悉而安心的感觉。过完年和阿秋她们去了趟成都,我们几个出去玩就是简简单单,没什么计划地到处走走,唯一要紧的事是下一餐吃什么。在成都的最后一天,我们找到了一个老楼楼顶的茶社。走到茶社门口,刚好碰见拿着折叠单车,戴着鸭舌帽,刚准备出门的老板大叔。大叔是个猫狗双全的人赢,屋门口懒懒地躺着一只高龄松狮犬,叫白玉堂,真的有点侠气。后来加了大叔的微信,发现他常常带着夫人四处自驾旅行,摄影技术也很厉害,真是幸福得很真实的生活。

白玉堂
春·🌸

花开

  紫金港的春天非常漂亮,是那种会让人不禁驻足的美。云峰门口的那几棵樱花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盛开的,开得像云一样绒绒的。不过花开两三天就下了暴雨,云峰因此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樱花雨,雨过后骑车路过,车轮都会沾上粉色。

🌼🌼🌼

云起

  春学期选上了云姐的职业生涯规划课,80/1000的小概率,花光了我春夏学期选课的运气。如果问我这三个学期上得最开心的课是哪一门,我一定会选这一门每周都有讨论、期末有展示、作业还贼多的课。每个周末,我们在图书馆三楼、在剑桥公社、在七友咖啡无所顾忌地瞎侃,开怀地笑到地上,到凌晨两点也不觉得厌倦。能表达、有共鸣,是太舒适的体验了。三观又正又有趣的助教(DJ看到麻烦给我打5毛钱)和小组同学们是我春学期的亮色。期末展示我们写了一个五十年以后的故事。因为社会养老压力巨大,进入养老院需要经过层层面试。进入最终面试的四个老人要争夺一个养老名额。展示的剧本和表演都很棒,骄傲。

☁️

  结课以后云姐的助教团纳新,就果断加入了。众所周知,云少年是一个不搞事就浑身难受的邪恶组织。第一次内建,新人被骗到小剧场办公室参加“二面”,自我介绍、面试官提问、压力面样样齐全。面试的最后一个环节,每个人都拿到了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气球,被要求用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方式戳破它。我拿起桌子上的回形针,戳破气球,几张纸条掉了出来,上面是云朋友写的欢迎新人的话。后来我和越来越多的云朋友变得熟悉。绵绵、肉肉、波波、走刀口、scjj……他们有相似的积极和正直,在云少年这个环境里,所有人都看起来温柔而可爱。

夏·🌊

CUBA

  篮球校队绝对是夏天的浙大顶流。CUBA全国赛今年在浙大举办,入围32强的高校篮球队在紫金港体育馆连打8天决出8强。CUBA最神奇的地方在于,即使是从来不看篮球赛的人,也会被吸引被感染,没人会不喜欢那种爆棚的青春活力。开打以后观众越来越多,有浙大的场次都是座无虚席。后来体育馆实在装不下,就开始凭票入场,每天到点在大麦上抢票,跟抢演唱会门票一样刺激。体育馆也有领票通道,放票时间还没到,排队的人已经绕了体育馆一圈半。球场上有种无与伦比的凝聚力,主队得分的欢呼、对方罚球的嘘声以及“浙大加油”“浙大防守”的声音从头响到尾。也许是有主场的加持,今年校队发挥优秀👍,连续赢下几支纸面数据比我们强的球队,挺让人振奋的。最后一场对阵中南大学,被对面人均两百多斤的内线(我目测的)挡得严严实实,整场打得憋屈。上半场快结束的时候,陆晓龙压哨在自己的罚球线内扔进一个三分球,全场沸腾,那天晚上我至少在朋友圈看到十个同学转发这段神仙投篮的视频。不过下半场我们没能逆转分差,比赛结束以后,能看出球员的情绪都挺低落,不知道是谁带的头,全场开始喊“浙大加油”,后来校歌也响起来,那个场面太感人了。

🏀

音乐节

  5月一个人去了氧气音乐节,阵容不怎么豪华,完全是冲着李健去的。我觉得有意思的不多。一个是五条人,因为之前小哈送了我一张他们《梦幻丽莎发廊》的专辑,赠送的原因之一是跟那张月之暗面拼单,另一个是专辑的设计很沙雕,展开能变成一个3D的发廊💈,我带着这张专去看他们的表演,还被路人姐姐误认成真爱粉,有点不好意思哈哈哈。郭顶也来了,全场大合唱《水星记》和《凄美地》,有气氛。后来我给同学看郭顶的现场照,他顿了一下,暗戳戳地说,音乐人还是看才华不看重颜值……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活着的李健,不过甚至没有当初看他重回歌手唱《异乡人》那么激动,可能真的站得累了,雨淋得浑身湿哒哒的,旁边的小哥还在全程合唱。感觉在音乐节听李老师草率了点,下次还是去演唱会静静地感受。

🎵

  差不多的时间,求是潮在学校弄了个潮汐音乐节,邀请一些校内校外的乐队来表演。不记得从哪里听来的消息,说万晓利也要来表演,虽然理智告诉我不太可能。但抱着“万一呢”的想法,我还是去了。结果万总真的来了,这个我心中排名第一的民谣歌手,抱着电吉他,脖子上挂着口琴,出现在文广的舞台上。直到他唱完了陀螺和达摩流浪者,又用低沉的声音说“大家要好好学习”,我还是不敢相信会以这种方式见到晓利,那晚就做梦一样奇幻。

支教

  因为离家近,我去参加了竺青志暑期在毕节支教的项目。元宝小学归属大方,但不在县城里,上山下山要请村里的曾师傅接送,山路特别险,一般只有老师傅敢开。在元宝得一周下山一次采购食物,再顺便在山下开个房间洗澡。山上唯一的水源是一个水龙头,水从山下泵上来,如果连续天晴,储水池还会干掉。虽然条件略艰苦,但那是我19年最放松的半个月,没有什么需要担忧的事,每天跟小朋友和支教队的同学相处也很愉快。吃过晚饭把条凳搬出来坐在操场上,仰头就是灿烂的星空;送小朋友们回家,去的时候一手牵一个,回来的时候可以和同学慢悠悠地边走边聊天;带着五六年级的孩子去郊游,在小溪里捉螃蟹,到河里打水仗,学校老师说要特别注意的内向妹妹也玩得开心。半个月时间,元宝给我的比我给它的要多得多,看着孩子们我只觉得不知道自己能为他们做什么。但当弟弟妹妹牵着我的手,说邀请你到我家吃饭的时候,我还是觉得值得,也许陪伴自有它的价值吧。

🎵
秋·🍂

千岛湖

  国庆节,跟迪迪&大头&小居&坤哥溜到了千岛湖。虽然是国庆,不到核心景区人也不多。傍晚我们在东南湖区溜达,看晚霞一点一点铺开,突然天边划来很多小舟,小舟的剪影和湖水融在一起,美到直击心灵,心情一下子就开阔了。

🌊

  划过千岛湖的船,别的地方的船都成了将就,真的。把脚伸到湖水里,就能体验用农夫山泉泡脚的感觉。我和居居(主要是我)疯狂拉住大头和迪迪的船,当拉拉队真的好爽(嘘)。

童话

  互联网+期间,浙大给在港学生放了5天假,就跟大头迪迪趁着工作日去了趟上迪,临走前一天还拉上了灏神。迪士尼刚入驻上海的时候,王健林很豪气的说上迪20年无法盈利,结果光速打脸,迪士尼不到两年就运营盈利,甩了王首富的万达乐园几十条街。我想只要去过就能明白为什么迪士尼无可取代,他造了一个大大的梦,看着狮子王、花木兰、白雪公主长大的人,会被自然地带进梦里,不是因为城堡和烟花,这是记忆与故事的力量。

  刚好赶上万圣节的尾巴,迪士尼里面格外有气氛。探险岛上搭了一条COCO主题的花街,还原度蛮高的,天黑之后暖黄色的灯光亮起来,特别温馨。因为是万圣节,晚间还有一场特别版反派花车游行,看到了活的红皇后、玛琳菲森、贾方,白雪后妈还在花车上朝人群翻白眼,帅炸了,我就在心里疯狂喊“我可以我可以”。最后花栗鼠带着南瓜帽子在花车后面蹦蹦哒哒,可爱到人心都融化了。后来站在城堡前看烟花的时候,我突然感觉有点难过,好想一直活在童话里,做回一天小孩,就不想再长大了。

🎃
冬·❄️

又一年

  翻开相册,12月存的几乎都是数字逻辑实验板的照片,那段时间确实相当繁忙,大作业、考试堆在一起,怎么算时间都不够用。小白的汇编最后一次作业的ddl在12月31日的晚上23:59:59,是一个在文件里搜索字符串位置的程序。小白是个挺神奇的老师,9102年了,还坚持让同学们用windows xp编程,经历了一学期记事本+命令行编程的折磨,连Dev C++都越看越清秀。我30号下午开始动手,从西区教室写到寝室,晚上怕敲键盘影响室友休息,又搬到一楼大厅。凌晨1点,一楼还很热闹,几个学妹在做信电导大作业,拿着一堆导线、电阻插来插去,这个场面每年都会出现。Debug是一个量子过程,可能几个小时都修不好一个原因不明的溢出,也可能灵光一闪,一下就开悟了。时间流得挺快的,程序还没写好,一抬头看到大厅的钟已经指到4点45。5点半,送水叔叔来了。6点半,第一个早起的妹子出门了。然后天嘭一下就亮了,人流渐渐多起来。8点,命令行终于输出了正确结果。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把夜刷穿了。我搬着电脑走回寝室,看到小陈在阳台的窗玻璃上留了一句“Great Day”。

  洗完澡,我又匆匆骑车到东四实验室去做数逻大作业。速成verilog语言,几天敲出一个魔塔,这又是另一个虐心的故事了。在实验室里待了半天,脑子一片白茫茫,盯着屏幕半天脑子也转不起来,看来正常人类确实是需要休息的orz。居居的男朋友从上海来找他跨年,大头跟辩论队的同学到民宿去轰趴,我和迪迪两个留守儿童想着19年最后一天要搞点什么事情,就背着吉他去大草坪上弹琴。结果那天杭州贼冷,我们两个坐在零度上下的启真湖边上,冻到呼吸困难,瑟瑟发抖地弹了《遇见》和《儿歌》,虽憨但快乐。

🎸

  恍恍惚惚又到年末,再一次看到紫云篮球场的舞台,已经没有一年前的期待。心态上也大不一样,比起去年清醒乐观了不少。今年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他们让我有底气多了。特别是一直陪着我的大头迪迪和居居,让我觉得温暖而且安心。有段时间连续丢卡,随口抱怨了一下,迪迪马上把自己的卡套取下来,说你把这个装上,有点重量就不容易掉了;冬天自习完骑龟载大头回寝室,大头说你坐后面风会不会小一点,要不我骑吧;小居记得我喜欢电影,就买了豆瓣的日历,跨年那天悄悄给我放在信箱里。流水账写多了肉麻,总之有他们是我的运气。

———🌲🌲🌲🌲🌲🌲🌲🌲🌲🌲———

  一年足够我改变很多,但没有改变的更多。我还是会紧张,会后悔,会自我怀疑,会忍不住啃指甲,会嘴上承认自己平庸,又做不到咸鱼心态。去年我把陈奕迅的《苦瓜》听了很多遍。里面有一句歌词,“此际回头看,原来并没有事”。时间把痛苦冲淡以后,才会发现当时很纠结的不过是小事,希望新年的自己能够变得聪明一点,更有勇气一点,一点就够了。最后放一张肝完作业的开心🐟,大家都要开心哦。

🐟

我知道很多事情不会随着时间自然变好,但我希望自己不要失去发芽的希望🌱~